位居西部第一

2021-03-28 07:21

第十四届西博会期间,四川省公布了2013-2014年计划实施的重大投资项目情况,包括重大基础设施、重大产业、民生工程及社会事业、重大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等项目,总投资额达到4.26万亿,相当于四川省2012年2.38万亿元gdp的1.79倍,成为近年来已知的地方政府最大投资计划。

四川省发改委分管重点项目工作的负责人邓长金亦表示,四川发展相对滞后,必须保持一定的发展速度。今年以来,经济下行压力大,要保持一定的发展速度,又要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没有产业支撑是得不到保障的。

此前曾多年担任四川省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的四川省社科院党委书记李后强则表示,四川以及西部的基础建设投入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他透露,中央将继续提高专项建设资金投入西部地区的比重,提高基础设施项目投资补助标准和资本金注入比例。

由于2008年出台的4万亿救市计划,使很多地区、产业出现过度投资、重复建设,导致产能过剩问题,以及大量资金流入“铁公机”等项目,缺少对民生项目的投入,此次四川的4.26万亿投资项目也受到同样质疑。

成都民间金融街所在的成都市锦江区金融办副主任刘昶认为,民间金融街最主要的意义是在金融领域扩大对民营资本的开放,引导民间资本流向实体经济,并支持中小微企业的发展。

据了解,2009年前西部大开发战略以大工程项目为主,如青藏铁路和西气东输的开工建设,旨在打通内地与东部沿海地区的经济联系;而2009年后,西部各省市区则相继规划各种产业基地,国家亦批准了成渝经济区、北部湾经济区、关中-天水经济区等,以区域发展推动西部大开发。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构想的逐步落实以及新一轮西部大开发的推进,西部地区包括四川在内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或将继续保持高位态势,也为民营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巨大商机。西部仍处重资金投入期

相较于广州、温州民间金融机构的简单集聚,成都民间金融街由官方搭建了统一的金融交易与信息交流平台,并对参与主体进行资格审查,在引导民间资本发展的同时增加了一定的约束性。

针对这一问题,四川省发改委主任唐利民表示,四川将下大力气激活民间投资,改善民营经济发展环境,尤其是对于垄断行业一定要“拆掉弹簧门,打碎玻璃门,打开旋转门”,为民营资本创造更好的发展条件。目前四川省发改委正在筹划川南铁路方案,预计明年将纳入招商,鼓励社会资本进入。

资金使用亟待约束监管

而在四川省政府推出4.26万亿投资项目的利好下,四川及成都民间投资无疑将迎来更大空间。邓长金说,好的项目“不差钱”、市场不差钱,很多银行、投资机构、民间投资都在找好项目。此次发布的项目除民生工程、生态工程等政府投资类项目外,将主要依靠民间投资,如产业类项目就主要是采取市场化手段来解决资金问题。同时,基础设施类项目除政府投入外,也有一部分市场化,如国家已经批复且正在建设的部分高速公路项目,就是通过招商引资来筹集建设资金。

而在引入民间资本方面,且不论“玻璃门”、“弹簧门”等一系列障碍,在大部分基础设施项目盈利较低、成本回收周期长的前提下,如何引导民间资本参与其中就是难题之一。

中国西部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智勇表示,就西部大开发而言,前十年国家更多是基于发展战略的总体布局,由于国家整体经济发展水平制约,较少有实质性的大规模资金投入;而始于2009年的第二阶段,开始转向经济的可持续性发展,规划了系列开发开放区和能源基地,更着眼于西部的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

民间资本或迎更大机会

张智勇认为,“川版”4.26万亿与2008年4万亿在出台背景、主要目的、资金方向和项目选择等方面有较大差异。对于“川版四万亿”投资计划,业内关注最多的还是资金来源。

数据显示,四川已连续5年实现投资超万亿元,继2009年四川投资首次突破万亿元大关后,2010年至2012年分别达到1.3万亿、1.5万亿和1.8万亿。而今年前三季度,全省投资累计已完成15803.7亿元。

同样是在西博会期间,成都民间金融街正式挂牌,成为全国第二家、西部第一家由省会城市成立、官方参与的民间金融街,被誉为继广州、温州之后的中国“民间金融第三极”,其在民间资本流动、民间金融交易监管、民间借贷利率等方面的先试作用备受瞩目。

张智勇认为,四川等西部省区有丰富的水利、矿产、能源、天然气等优势资源,但长久以来由于缺少投入、缺少基础设施建设,资源优势未能完全显现。

成都民间金融街金融服务中心项目管理部负责人刘劲表示,已经进驻金融街的民间金融机构,都具有相应的牌照和资格,而广受争议的民间高利借贷和地下钱庄等则未纳入其监管范围。

数据显示,从2009年至2013年,四川省分别发行地方债180亿元、180亿元、135亿元、135亿元、200亿元,主要投向基础设施建设,地方债规模居全国第一。

张智勇则对此表示乐观,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即将对重大领域改革作出顶层设计的背景下,地方政府应该不会再单纯为了gdp增长而“顶风作案”,搞大量重复低效的建设。“如何保证资金使用更具规划性、制度约束性,如何提高使用效率,都是需要注意的问题。我们可以担心,但不必过于担忧。”

中国金融法学研究中心主任高晋康在回复记者的采访时表示,考虑到目前民间金融的监管现状以及民间借贷服务中介的复杂特点,指定某一部门开展具体监管有较大的难度,可先行探索构建民间金融相关行业协会和有关政府部门的协调合作,借助政府部门与私人部门的联合,依据各自的优势实施对民间借贷服务中介的引导和规范。

事实上,四川省的固定资产投资也是在2009年首次突破万亿大关,并持续领先。以2012年为例,四川全省固定资产投入18038.9亿元,占西部比重20.9%,位居西部第一。